<rt id="mw0wy"><optgroup id="mw0wy"></optgroup></rt>
<acronym id="mw0wy"><optgroup id="mw0wy"></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mw0wy"><center id="mw0wy"></center></acronym>
<acronym id="mw0wy"></acronym>
<rt id="mw0wy"><center id="mw0wy"></center></rt>
<acronym id="mw0wy"></acronym>
<rt id="mw0wy"><small id="mw0wy"></small></rt>
<rt id="mw0wy"><small id="mw0wy"></small></rt>
<tr id="mw0wy"></tr>
|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阿里安危,系于出海

2022-02-28 10:48 | 作者: 刘哲铭,李薇 来源:原创

fc71d9e18989313f946f3496925fd1e6

国内业务增长放缓,尤其是淘系业务受到的侵蚀越来越大,这迫使阿里要在国际化上取得更大的进展。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中企图库

国际商业板块首次单独在阿里巴巴的财报中披露。

2月24日晚间,阿里巴巴发布的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2022财年第三季度业绩显示,包括Lazada、速卖通、Trendyol及Daraz在内的国际零售业务增长强劲,年度活跃消费者首破3亿。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据,是蒋凡正式负责海外数字商业板块之前取得的成绩。分析人士认为,2019年,阿里就将全球化定为未来发展的三大战略之一,经过2年左右的努力,国际业务的增长超出预期,“这让阿里下定决心,投入更多的资源去做国际化。”

43aa9fafbbd3ca51bf5886866d1a3341

蒋凡。来源:受访者 

去年12月6日,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发出内部信,任命蒋凡负责新设立的“海外数字商业”板块。内部信中,张勇说,“过去几年,阿里巴巴海外市场增长迅速,但距离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公司,距离在潜力广阔的海外市场有更大作为,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此,我们需要形成面向海外市场的整体战略蓝图和组织保障,坚定前行。” 

张勇后来又在多个场合强调,海外市场潜力巨大,海外业务增长迅速,将是阿里未来几年的主要增长动力之一。 

阿里的海外业务开始的很早,但进展不如人意,后来,因为淘宝等业务增长迅猛,被逐渐边缘化。2016年前后,全球化是未来的方向之一,成为互联网的共识。特别是TikTok的成功,让阿里等巨头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海外发展策略。 

而国内业务增长放缓,尤其是淘系业务受到的侵蚀越来越大,这也迫使阿里要在国际化上取得更大的进展。

增长迷雾

财报显示,该季阿里营收2425.8亿元,同比增长10%,低于市场预期;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204.29亿元,同比下降高达74%。 

营收10%的增速,创下了阿里巴巴2014年在美国上市以来最低同比增速。增速放缓,与阿里大盘占比最大的中国零售商业关系紧密。财报显示,第三财季阿里来自中国零售商业的收入为1679.95亿元,相较2020年同期的1574.97亿元仅增长7%。 

更值得注意的是,当季电商业务客户管理收入(CMR)史无前例地出现了负增长阿里CMR包括电商平台的广告流量收入和佣金收入,这项收入一直被外界解读为阿里“命脉”,是能给阿里创造收入并贡献巨大利润的造血业务。但该季,阿里CMR为1000亿元,同比下降了1%。 

资本市场给了回应。财报发布当日(2月24日),阿里巴巴美股股价下跌了0.72%,最终报收于108.93美元。这个价格几乎与七年多前阿里巴巴在美刚上市时差不多。2014年9月19日,阿里赴美上市,当时的开盘价为92.7美元。那一年,阿里的营收为708亿元。 

为提振股价,阿里方面表示股票回购计划仍然推进中。2020年12月28日,阿里巴巴董事会授权回购100亿美元的美国存托股。2021年8月3日,阿里巴巴公布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时,宣布将股份回购计划从100亿美元扩大至150亿美元,这也是阿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回购计划。 

2021年第一季度,美国著名投资家查理·芒格首次买入阿里股票,被视为抄底。截至去年末,芒格持有602060股阿里股票,买入成本估算约为1.09亿美元,如今108美元的股价意味着芒格浮亏约40%。阿里急需给芒格们一个信心。

张勇在随后的财报电话会中表示:“阿里巴巴整个业务的发展已经是多业务引擎驱动的发展,我们相信每个业务的价值还没有完全体现,这也是我们在推进buyback(回购)的一个重要原因。” 

他进一步回答了阿里的下一步:“在现在的各个业务当中,菜鸟、本地生活公司、Lazada等已经不是一个内部事业部的编制,而是独立的公司的运行方式。我们持开放的态度,在需要的时候,我们能够引入多元化的投资,来推进市场化进程。” 

虽然从阿里巴巴的财报中可以看到遍地开花的多元化业务,但同时也看到了各项业务的增速也在放缓,例如,云业务同比增长19%,上季度增速为33%。不过,Lazada为代表的国际商业业务,依然增长强劲,Lazada与Trendyol订单分別实现了52%和49%的增长。

 当中国零售商业板块遭遇增长迷雾,阿里的安全感被削弱的时候,海外业务能否接棒,带领阿里走出危机呢? 

势在必行

2019年,阿里巴巴20周年,明确了阿里数字经济体未来三大战略——全球化、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内需战略包括中国商业及本地服务,全球化战略则包括跨境及全球零售和批发业务,如 Lazada、速卖通、Trendyol、Daraz 和Alibaba.com。 

截至2021年12月31日,阿里的海外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总数首次突破3亿,达到3.01亿,与国内市场近10亿的年度活跃消费者相比略逊色。2022财年第三季度,阿里国际商业营收为164.49亿元,中国商业营收为1722.26亿元,前者还不到后者的1/10。 

虽然在年度活跃消费者这一数字上,阿里海外和中国市场仍存在倍数级的差距,海外营收和国内业务相比也是相形见绌。但近10亿的国内年度活跃消费者,也预示着阿里在中国全网用户基本已经渗透到顶。 

加上拼多多、抖音、快手、美团这些强劲对手的夹击,阿里必须出海寻找新机会。正如张勇去年12月6日宣布阿里整合设立中国数字商业、海外数字商业两大业务板块时所形容,“海外市场潜力广阔”。

 全球市场调研机构eMarketer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电商增速前十的国家或地区为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巴西等东南亚及南美国家。以东南亚为例,2022年,东南亚的电商销售总额预计达896.7亿美元,同比增速为20.6%。到2023年,该地区将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远远高于2019年的372.2亿美元。 

回到阿里财报,在一众业务中,海外业务也是难得亮眼的:该季度,阿里年度活跃消费者数量净增加了1600万,总体订单同比增长25%。其中在东南亚市场,Lazada的订单量同比增长52%;在土耳其和中东市场,Trendyol订单同比增长49%。 

国际业务被张勇给予了厚望。从财报里也可以明显看到阿里加大了对海外电商投入的力度,亏损幅度直接翻番,从14亿元的亏损拉到了29亿元,其中Lazada亏损更是扩大了15亿至30亿。财报电话会中,阿里解释,亏损扩大的主要原因就是 Lazada 用于用户获取和用户粘性的营销推广支出增加。 

阿里海外商业并非单打独斗。 

财报电话会透露,通过 Lazada、全球速卖通和 Trendyol 提供的业务场景,菜鸟已经形成了东南亚和欧洲的物流能力,阿里未来也会将菜鸟作为全球化战略的重点继续投入;此外,电话会还提到了云计算也是支持阿里全球化战略的另一个基础保障。 

数据显示,在2022年财年前三季度,国际商业零售收入占比7%,与阿里云基本持平。 

困难不少

阿里的海外版图正逐步清晰。 

目前阿里的国际商业主要包括国际零售和国际批发两块业务。其中国际零售商业版图主要包括速卖通、Lazada、Trendyol、Daraz等子公司。速卖通主攻俄罗斯及欧洲市场,Lazada专注于东南亚,Trendyol是土耳其最大电商平台,Daraz专注于在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南亚国家运营。国际批发主要是面向全球企业间( B2B )电子商务的Alibaba.com。 

除了投资Lazada,花11亿美金投资Tokopedia外,阿里在泰国、越南打造了支付应用eMonkey、TrueMoney,同时投资了菲律宾、马来、印尼的支付应用,物流环节则通过菜鸟布局。不过,一名业内人士称,虽然挣得快,但花得也快。 

在浩浩汤汤的全球化进程中,玩家从不止阿里一家,花钱快或许由于不得不面临的竞争。 

以东南亚市场为例,阿里、腾讯、字节都集中于此。腾讯旗下的Shopee成立于2015年,和Lazada一样总部同样在新加坡,其母公司电商Sea已在纳斯达克上市,而腾讯持有40%的股份,是Sea的第一大股东。

 相关统计显示2020年,Shopee的GMV以142亿美元位居印尼所有电商榜首,达 37%的市场份额。而Lazada的GMV约为45亿美元,约为其三分之一。有调研指出,Shopee产品的低成本可能是消费者选择它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Lazada经历了频繁换帅,在本地化上为人诟病。从2018年起,阿里巴巴开始向Lazada总部和各分部派驻高管和一线员工,其中包括曾负责阿里全球化投资的董铮、资深总监张一星等,乃及阿里合伙人彭蕾。换帅最频繁时,曾达到四年换四帅。

“腾讯、阿里的竞争或许还在平台的维度上,大家的模式差别不大,但TikTok却不一样。”一位电商从业者认为,对于阿里来说,TikTok或许是更需要重视的对手。在很多商家看来,TikTok目前就像一个流量巨大但低成本的广告发布平台。 

《中国企业家》曾报道,已有亚马逊商家迁移至TikTok上做到700多万元的GMV,且毛利超过20%。美翻王董事长万彬判断在“618”大促后,会有更多商家迁移至TikTok。而TikTok方面正在印尼招聘电商方面人才,主要寻找品类经理和物流运营等业务线员工,且TikTok Shop(小店)已新增泰国、越南、马来西亚三个站点。 

“电商本质还是买卖,但是Tiktok的力量是在于哪呢?它可以比电商更便宜地把人聚起来。聚合之后,它可以让这些电商平台去以赛马的方式去提升人们在Tiktok里购物的体验度,他不只要做这个入口就行了,犯不着去干电商脏活累活。”一名跨境电商从业者表示。 

一场出海争夺还在继续,但市场空间巨大,据统计,在东南亚地区,电商销售额占整体零售额比例只有5%,而中国则是31%。阿里的海外数字商业板块,能不能打赢这场仗,不仅关系到蒋凡的未来,也关系到阿里的未来。


第二十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

与相识20年的你

一起缔造公司改变中国的力量

报名通道现已开启

点击下图即可报名

WechatIMG7

 

值班编辑:王怡洁  审校:曾靖  制作:陈睿雅

jj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