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w0wy"><optgroup id="mw0wy"></optgroup></rt>
<acronym id="mw0wy"><optgroup id="mw0wy"></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mw0wy"><center id="mw0wy"></center></acronym>
<acronym id="mw0wy"></acronym>
<rt id="mw0wy"><center id="mw0wy"></center></rt>
<acronym id="mw0wy"></acronym>
<rt id="mw0wy"><small id="mw0wy"></small></rt>
<rt id="mw0wy"><small id="mw0wy"></small></rt>
<tr id="mw0wy"></tr>
|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千万人 “青回”周杰伦,视频号偏爱回忆杀

2022-05-23 10:44 | 作者: 刘哲铭,李薇 来源:原创

微信图片_20220523101904.png

对于这样短暂的“狂欢”,视频号上的创作者却有些忧虑。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编辑|李薇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台上的周杰伦脸庞清瘦,隐约能见腹肌,这是他九年前的样子。

2022年5月20日晚上8点,周杰伦“摩天轮2013演唱会”重映在微信视频号重映。10分钟后,该话题冲到微博热搜榜第一。相比崔健,周杰伦有点偷懒,现在的他全程并未露脸。最后一首《阳光宅男》唱完,视频号腾讯音乐和TME live两个入口,共有3200万人次观看大家感受了初夏的音浪、风中的草木香,在歌声中追忆一代人的青春。

微信图片_20220523101648.jpg

来源:周杰伦“摩天轮2013演唱会”微信视频号重映截图

这是视频号的又一次回忆杀。一个月前,崔健视频号演唱会“继续撒点野”吸引超过4600万人观看。而从2021年岁末至今,视频号借着策划西城男孩(Westlife)演唱会、五月天跨年演唱会、张国荣纪念演唱会等出圈。

微信对这样的成绩或许是满意的。

在2022年1月的微信公开课上,虽然没有关于视频号的DAU(日活跃用户数)数据,但西城男孩的出圈案例却在演讲中被提及。一场场演唱会数据不断刷新历史,上一次崔健演唱会直播观看人次超4600万,点赞量超1.2亿,创下新纪录。

不过,对于这样短暂的“狂欢”,视频号上的创作者却有些忧虑。大耳财经创始人韩泽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抖音能做出的是现象级的东西,而视频号只能做出现象两者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抖音上有张同学、刘畊宏这些IP,他们都是在抖音生态中成长出来的。”

“刘畊宏一场直播的人数跟崔健演唱会差不多,但刘畊宏是天天跳,演唱会是有一次听一次就完了,而且视频号只是将这些成熟的IP拿过来制造爆款现象,自己还没有打造出爆款IP,说明视频自身的内容生态,比之抖音还有很大差距。”韩泽分析道。

微信成功打造了图文时代最有价值的私域,由此形成了公众号的繁荣生态,不过在视频号上它这一优势尚未展现。一场场线上演唱会,是成功的营销,制造出了足够声量,但更呈现出中心化运营的特质。

周杰伦演唱会重映的当天,他的好朋友刘畊宏已拥有6855万粉丝。因为“520”这个特殊的日子,他没有按照原计划停播,而是选择依然在抖音上直播跳操并连线其他健身明星。昨晚刘畊宏演播室仍然有近4000万人在线。

如果说周杰伦演唱会重映是一场5月20日的情怀共鸣体验,那么刘畊宏的毽子操健身直播就是一次流量长跑。

2019年,“微信之父”张小龙在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演讲中讲述了对于视频号的种种思考,他表示:“视频化表达应该是下一个十年内容领域一个主题。视频号希望的是人人都能表演,而不是只有网红和大V的表演。”

视频号自诞生之际,便成为众人瞩目的微信创新。但“含着金汤匙”出身的视频号,除了瞬间爆发的演唱会外,如何让普通创作者也能获得更充分分享红利的机会?真正的“人人表演”什么时候才能到来?

“夹生饭”

2020年年初,视频号开启内测,7月正式上线。当年6月22日下午,张小龙在朋友圈发文公布了半年的好消息,“2亿,是个开始,mark一下,因为再不mark就三亿四亿了”。

那时,视频号吸引众多明星投资人和KOL参与尝鲜。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也成为微信视频号的第一批内测用户,他在个人简介中写道:视频测体温;一头做不好投资的蠢猪。初期,他几乎每天分享短视频。

如张小龙所预测的增长速度,此后,视频号虽未公开用户数,但背靠微信及Wechat12.883亿的月活用户,视频号在DAU上已经跻身第一梯队。据视灯研究院数据,2021年12月,微信视频号DAU已达5亿水平,同比增长78%其用户体量已介于抖音与快手(主站+极速版)之间,用户日使用时长已达35分钟。

微信图片_20220523101655.jpg

来源:视觉中国

视频号的用户多了,但韩泽却觉得同期的创作者更新频率越来越少了,“原来都是每天必更,现在一个月都不见得更一次”,和他同期进入的财经博主大多数人的更新频次大大降低了,有的人已经离场了。

有粉丝量达两百万的情感博主也表示:“和我同时间入驻的博主,不再继续更新的占大多数。”据这位情感博主粗略估计,年初情感博主有上千,目前只在百位数。而这种减少还普遍存在于生活、美食等大类目。

在内测阶段,韩泽接受朋友邀请入驻视频号,彼时他已在抖音上有10万用户。作为知识分享类主播,两年下来,韩泽的抖音粉丝数攀升到了87.6万,但视频号还停留在4万多。他已经将抖音作为主阵地,视频号做同步更新。因为不仅是粉丝数量相去甚远,内容变现的收入更是悬殊,能达到99:1。

上述两百万粉丝的内容创作者也表示,他在视频号上的广告报价只能维持在3~5万元,每个月的收入基本维持在20万元左右,“同样是在情感类目,这个收入可能都比不上抖音的腰部博主。”

“抖音是非常纯粹的商业化,但视频号把这件事做得很不纯粹。抖音里星图是广告投放的平台,千川是营销平台,用百应去管理商品,再包括巨量数据,各种素材、数据,人家都给你准备好了,弹药库、工具都摆好了,视频号有啥?就弄了一个视频号小助手,后台的用户体验还很一般。”韩泽认为,视频号始终像微信内部的一个重要板块。

但对于本身有公众号积累的,这种新的“利益分配”却要容易很多。

一位公众号有26万粉丝的垂直行业自媒体人,在开了几十次直播后,场观从1000人增长到上万人,最高到达过五万人,原本稿件的广告投放也有部分转化成了直播连线。他认为,由于视频号和公众号捆绑得比较近,所以即便是第一次直播也会有相当可观的用户,冷启动比较快捷。如果是其他平台,第一波基础用户可能需要很优质内容才能聚合,完全从零开始。这是视频号的生态优势。

视频号和公众号绑定功能也是让韩泽惊喜的地方,刚刚写了几个月的的公众号反而因为视频号得到快速涨粉。“虽然我是受益者,但我觉得这件事对整个生态来说,挺杀伤的。商业的底层逻辑是不破不立,如果还是用新的事情试图去激活之前的资源,容易把事情做夹生。”韩泽表示。

韩泽认为,微信把这件事做得很“夹生”,“视频号可能又想兼顾原来的既得利益者,有公众号基础的人,又想鼓励新人,但是流量是恒定的。流量虽然多,但分的人要比单纯的短视频平台多得多”。

在旧人黯然离场时,新人创作者正不断涌入视频号。据视灯发布的报告,2021年TOP 500 的创作者年内更替率近90%,替换率十分惊人。

不下牌桌

回到故事的起点。

2019年6月,在腾讯系连续一年的扶持后,微视最终战果不佳,只得到750万的日活用户。2018 年初腾讯通过补贴用户、重金邀请明星、开放音乐及长视频等资源支持微视。截至2018年6月,微视月活用户数仍不足3000万,用户增长缓慢。再造超级APP的路径失败,腾讯短视频的重任落到了流量代表微信身上。

一直以来,腾讯并未放弃过在短视频上的探索。有传言称,在一场腾讯内容与平台事业群(PCG)的高管合伙人会议上,八位副总裁(VP)曾激烈争论:腾讯要不要做短视频?最终,任宇昕定调为,“短视频领域一定是要进入的,微视还是要做,且要放到公司内部,全力做好”,但他也强调,“没有把微视看作是决定短视频领域的成败、PCG成败的重要战略(产品)”。

一场捕获流量的新起战场中,腾讯不下牌桌。

微信发现,五年间,用户每天发送的视频数量上升了33倍,而朋友圈里面视频发表数量上升了10倍,张小龙判断:视频化表达应该是下一个十年内容领域的主题。

沿着这种表达方式的变化,微信开始尝试让小团队做视频号。它甚至将简单的事情做复杂,将视频号定位为:一个人人都可以创作的短内容的平台,一个公开领域的内容平台,并赋予用户脱离个人微信,在ID层面重构的能力。张小龙也明白其中难点:要创建一个新的身份,这其实会有挑战,因为很少有一个产品在里面有两套身份体系。

而此前有价值的社交关系链也成为“选择性”助力工具,张小龙曾作出预言,视频播放中,朋友关注、朋友点赞、机器推荐的比例应该是1:2:10。在未来,机器推荐所占的比例将会逐步扩大。

微信的流量是基于社交关系成长起来的,但社交并不是直接变现手段。“社交它不是直接变现的一个模式,流量是要有商业化承接的,比如说腾讯日进斗金的游戏,很多来自于QQ跟微信的导流,所以说社交它是贩卖流量,但并不直接在生态内变现,而且优质的内容恰恰是吸引流量的关键。”韩泽认为。

有投资人曾对《中国企业家》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腾讯的命脉是社交,游戏只是变现的一种方式。

微信图片_20220523101701.jpg

来源:视觉中国

在捕获流量上,腾讯、抖音、阿里采取了不同的路径,抖音通过短视频抓住了流量,天猫曾通过大品牌快速汇集了流量。但无论腾讯还是阿里,真正变现的方式是在流量基础上做延伸,正因如此,抖音抓住流量后也在朝着两条不同的路径迈入“第一梯队”——一条路径是朝着超20万亿的电商市场迈进,另一条路径则是朝着游戏迈进。如果第二条路径迈通,腾讯与抖音将更一步短兵相接。

2022年4月,腾讯旗下视频相关业务线开启架构整合,将长视频平台腾讯视频、短视频平台微视以及其他几大产品线整合为“在线视频 BU(On-line Video Business Unit,OVB)”。

从最新的财报来看,短视频或许也是腾讯未来增长的希望。

2022年一季度,腾讯营收1355亿元,净利润255.45亿元,同比下降23%,连续三个季度下滑。游戏、网络广告各项业务收入增长停滞,再加上成本、薪酬的猛增,以及所投资公司的估值大跌,共同造成了腾讯第一季度惨淡的业绩。

不过,腾讯首次在财报里提及视频号相关收入,视频号直播服务收入成为腾讯增值业务增长的核心因素之一。腾讯社交网络收入包括虎牙直播服务、腾讯音乐及视频会员服务、游戏虚拟道具销售。在低迷的业绩里,该业务增长了1%至291亿元。这反映腾讯的视频号直播服务的收入增加,但大部分被音乐直播及游戏直播的收入减少所抵销。

在电话会上,腾讯强调了视频号的重要性:“视频号对于腾讯的总体业务是非常重要的,未来希望去考虑视频号如何变现。视频号的变现成功,对于公司利润增加会是非常重要的驱动力量。

在视频尝试的路上,腾讯从未停止,但与对手的交锋也将不止于视频。

 

参考资料:

《百万粉丝大V出逃,视频号“恰饭”难?》,Tech星球

《张小龙想通了,视频号不躺了》,36kr


新闻热线&投稿邮箱:tougao@iceo.com.cn

值班编辑:姚赟  审校:任娅斐  制作:胡楠楠



微信图片_20220520172351.jpg

对标研学产业龙头企业

顶级企业家、投资人、院士学者共学共建

融入龙头企业产业生态与中国企业家社群生态

专精特新/高新技术/领军制造企业家

点击下图即可报名

WechatIMG7

 

jj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