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mw0wy"><optgroup id="mw0wy"></optgroup></rt>
<acronym id="mw0wy"><optgroup id="mw0wy"></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mw0wy"><center id="mw0wy"></center></acronym>
<acronym id="mw0wy"></acronym>
<rt id="mw0wy"><center id="mw0wy"></center></rt>
<acronym id="mw0wy"></acronym>
<rt id="mw0wy"><small id="mw0wy"></small></rt>
<rt id="mw0wy"><small id="mw0wy"></small></rt>
<tr id="mw0wy"></tr>
|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录 | 注册 |
未完成

400人被封工厂61天前夕,连夜抢128件睡袋

2022-05-27 10:08 | 作者: 陈睿雅,米娜 来源:原创

微信图片_20220527094808.jpg

“没有谁能预见上海会被封控这么久,你成功和不成功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你让时间做你的朋友,很多时候我们成功不了,主要是因为没时间了。”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陈睿雅

编辑|米娜

图片来源|被访者

3月27日晚,上海浦东新区被全面封控前夕。

复宏汉霖位于浦西工厂的生产负责人急忙赶去工厂附近的一家麦德龙,在卖场拥挤的人群中,他将仅剩的128件睡袋全部买走了。然后他迅速平分成两份,分别送往复宏汉霖在浦西地区的两家工厂:徐汇基地和松江基地。

尽管浦西在四天后才正式封控,但复宏汉霖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文杰担心居住在浦东的同事在今晚过后就无法出门了。于是在当晚,两家工厂的全体员工,陆续都收到了公司发布的封闭驻厂召集令——工厂进行封闭生产,你是否愿意主动报名,今晚赶来工厂。

当晚9点,刚洗完澡的孙鹏收到通知后,选择简单收拾个人行李,立刻搭地铁赶往徐汇基地。他是基地的一名纯化技术员。

孙鹏当时携带的衣物很简单,在他看来,顶多在工厂住个五到十天,因为通知是这样写的——3月28日5时至4月1日5时,在浦东新区全区范围实施封控管理;自4月1日3时起至4月5日3时,对浦西区域实施封控管理。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封控时间会持续这么久,截至5月27日,孙鹏和近400名同事们已经在工厂住了61天。

在孙鹏看来,主动报名是自然而然的事。“这是分内的事,我负责的纯化环节之前,细胞已经培育了大约两周,如果中断,前功尽弃。而且我们基地生产的是抗癌药,很多患者等着在用。”

据了解,复宏汉霖的徐汇基地主要生产抗癌领域的单抗药物,主要治疗乳腺癌、淋巴瘤、肺癌、结直肠癌等。

“我们尽一切所能,不能停工。”张文杰告诉《中国企业家》,这是因为生物制药企业有其特殊性——生产中断后就无法再从原地启动。

微信图片_20220527094812.png

张文杰

他以其中的细胞培养环节为例,种子细胞复苏到细胞扩大培育,周期大概是2周左右,而一个批次的药物从细胞复苏到最后放行出厂,整个周期需要60多天。“如果所有人员都撤离工厂,我们正在进行的细胞培养就全部要废掉,之后又得重新从头开始,这将直接影响到很多批次的药物生产。”

为避免停产,具有强烈危机意识的张文杰也提前做了很多筹备工作。上海暴发疫情后,在他的安排下,公司已经陆续购买40余万件物资,这些物资都是专门用于驻厂员工生活所必需的物资,包括食品、生活日用品、防疫物品等。据了解,复宏汉霖在公司内部发动了一切能用的力量去采买,无论是采购部、行政人员,还是厂区的一线人员,都尽力去拓展渠道,帮助采购物资。

闭环生产61天

在封控期间,张文杰和他的管理团队每天通过视频和电话会议,与同事们讨论各种工作。

早在3月11日,他就开始向浦西两个生产基地不停派驻员工,以应对越来越严峻的疫情形势。到了3月27日,上海浦西封控前夜,公司又召集了一批员工进入两个基地,使得驻厂生产的工作人员达到近400人。目前,除了十多位因个人特殊原因离开了工厂外,其他员工至今仍处在闭环生产的工厂里坚持工作。

孙鹏的一位同事何林,跟他一样在27日晚选择返厂工作。当时何林的妻子离预产期不到一个月了,家里只有一位老人帮忙照顾。然而随着工厂封闭的时间越来越长,何林非常忧心家里。到了4月中旬,公司帮他协调沟通,开具返家证明材料,最终让街道同意他返家,他赶在孩子出生前顺利守在了妻子身旁。

封控的第三周,复宏汉霖曾召开过一次“高管面对面”的内部员工线上沟通会。在会议上,张文杰等高管和员工分享了疫情的情况、公司的局势,鼓励大家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管理工厂里好几百号人的“巨大家庭”,涉及到很多非常细致的生活问题——除了正常的饮食、床垫、睡袋、春季的毛毯、夏日的短袖短裤,管理的颗粒度甚至细节到给员工准备多少内衣用以更换,要不要提供额外的维生素等。此外公司还安排了必要的心理咨询,以及让他们有一定的业余生活。

颇让张文杰头疼的包括洗澡问题,原本厂区的洗浴设施很少,仅供员工偶尔使用。现在天气越来越热,几百来人要洗澡,尽管行政人员提前加装了移动洗澡设备,但远远不够。后来就专门制作了洗澡排班表,男生两天能洗一次,女生则没有次数限制。

微信图片_20220527094822.jpg

管理的复杂程度随着封控时间的延长而加剧。5月18日,张文杰向记者表示,封控时间超出了团队当时的预期和准备。他担心,虽然驻厂员工在金钱上有额外的补贴,但如果时间继续延长,在封闭环境里同事们的个人需求如何满足,企业又该怎样为他们做出调整?

好消息是,随着上海疫情防控持续稳中向好,上海部分重点企业的“复工复产”也按下了“快进键”。5月以来,有更多的同事凭复工证明逐渐进入了厂区。张文杰透露,截至5月18日,两个闭环生产的基地已经有600多人。

还有一个严峻的考验是,作为生物制药企业,其生产环境高度强调高清洁度。如今员工衣食住行都在生产基地,办公室依面积大小可以睡3~7人不等,随着人员增多,新的床垫铺进了新建的厂房。大量的员工睡在铺着气垫床的地上,厂房里边,床垫铺在水泥地上,男生女生分开成两个区域。

为保证无菌,张文杰在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更加严格的消毒和隔离措施。在进入生产车间之前,工作人员需要经过消毒、更换防护服等流程。工作人员身着的防护服,甚至比从事核酸检测的“大白”所穿的防护服无菌要求还要高。“一般进去之后都是全部忙完换装后才能出来。”

微信图片_20220527094825.jpg

薛定谔的供应链

受疫情影响,这两年多来,张文杰出于对供应链中断的担忧,在原材料保障方面始终保持备战状态。

2020年,国外新冠疫情在各国快速蔓延后,国际物流一度几乎停滞。而复宏汉霖也有很多物料从国外进口,当时公司的原材料供应也变得非常紧张。张文杰坦承,当时也经历过个别项目物料供应接不上的情况,尽管最终顺利渡过难关,但他们也得到教训,之后所有的原材料都大量提前储备。

在张文杰看来,目前疫情反复的状态下,企业的管理是一个非常规状态下的管理——“没有谁能预见上海会被封控这么久,你成功和不成功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你让时间做你的朋友,不要让时间做你的敌人,很多时候我们成功不了,主要是因为没时间了。”

为避免重蹈覆辙,这次复宏汉霖也提前储备了大量的必要原材料。但即便小心周全的准备,由于疫情影响,上海地区的车辆通行困难,物流也始终处于不确定状态。

这段时间,复宏汉霖也一度遇到生产物料——QC试剂盒在物流环节被卡住的问题。虽然通过联系具有通行资质的物流供应商帮忙解决,最终有惊无险地解决了上述问题,但张文杰也担心,如果继续封控下去,物料恐怕会受到一定影响。

张文杰是跨国药企高管加入本土创新药公司创业潮流中的一员。2019年,张文杰从跨国药企加入复宏汉霖,负责公司运营管理,成功推动了复宏汉霖首款核心产品汉曲优的顺利上市。2020年,他从创始人、时任CEO刘世高手上接过接力棒,担任复宏汉霖的CEO。3年前,公司从不到700人发展到现在已超过2600人。随着上海提出“复工复产”,复宏汉霖也再次启动了新的招聘工作。

期盼20天后能回家

5月24日,松江基地生产的首批近7000支商业化药品汉曲优(曲妥珠单抗)正式发出,装车奔赴20个省份的23座城市。在此之前的3月31日早6点,一辆满载着徐汇基地生产的H药—汉斯状®斯鲁利单抗的冷链货车驶上公路,比原定计划提前了3天。4月2日,H药汉斯状在全国各地首处方落地,这表示H药正式进入临床应用。

这两件事,对张文杰来说,都是公司今年的大事,目前的复宏汉霖正处于商业化提速的关口阶段。“(这些事)比我们计划的要提早达成,而且还都是在疫情期间实现的。”

微信图片_20220527094829.jpg

此外,让张文杰担忧的是,尽管生产基地松江一厂获批,但松江二厂仍然在建筑施工阶段,目前已中断施工50多天,有待全面复工复产后重启。

刚刚获批的松江一厂将全部投入生产复宏汉霖的拳头产品汉曲优。汉曲优用于治疗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转移性乳腺癌及转移性胃癌,该药物上市一年半以来,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新获批的松江一厂生产基地,将有力缓解这一状态。

上海是生物制药的高地。自2016年以来,上海六大支柱产业中,生物医药工业总产值同比增速最高,2021年,上海生物医药产业规模迈上7000亿元新台阶。

在疫情封控时期,据《中国企业家》不完全统计,上海当地的复星凯特、奥浦迈生物、三生国健、易慕峰生物科技、勃林格殷格翰中国生物制药、华道生物等均不同程度地实施了闭环生产和封闭式管理。

好消息是,5月19日,上海市明确了分两个阶段复工的时间表。第一阶段为5月底之前,企业主要采取闭环或半闭环运行,主要管理方式包括封闭生产运营、点式复工。第二阶段为6月上旬开始,根据全市疫情防控形势,加快复工复产向纵深推进,持续扩大企业复工面,开放无疫情风险区域内企业与小区间的正常通行。

到了第二阶段,复宏汉霖的员工有望结束封闭管理,乐观点看,也许再坚持20天,孙鹏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文中何林为化名)

新闻热线&投稿邮箱:tougao@iceo.com.cn

值班编辑:王怡洁  审校:张格格  制作:崔允琰

微信图片_20220520172351.jpg

jj国际